大愛的力量

發布時間:2019-05-15

認識歐大夫不是偶然。

我的母親是一個帕金森病人。在與病魔抗爭的這十余年中,我們去過大大小小無數個醫院,省內的、省外的、綜合的、??频摹谕涤谒奶幥筢t的奔波中,母親的病情一直未見明顯好轉,行動也越來越困難。

年輕時候的母親不僅堅強,而且樂觀。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年僅20歲的她跟隨部隊來到杳無人煙的新疆戈壁,從開荒造田,到打土坯修建部隊幼兒園;從清晨出門看著星星出門上班,晚上伴著月光回家,到把我們姊妹四人一個個送進高校,她從不叫苦叫累。而現在,78歲的她,在患帕金森病的第十一個年頭卻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行動要靠輪椅,在床上翻身都很困難,上個廁所都需要人幫忙,在床上輕松地翻個身更是一種奢望。  

近幾年來,日益加重的病情使她明顯有些焦慮,經常擔心自己有一天起不來了。2016年9月份,因為腿腳無力,從床上輾轉到輪椅上都很困難的母親又一次來到西安醫學院寶雞附屬醫院神經內科,醫院安排的主管大夫是歐彩虹醫生。  

第一天在神經內科的病房里見到歐大夫,感覺和我們以前遇到的大夫一樣,嚴謹認真的態度,不拘言笑的表情。但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們不僅對歐大夫精湛的醫術、嚴謹務實的工作態度肅然起敬,更感受到了歐大夫瘦瘦小小的身體里孕育著一顆博大的仁愛之心。

我們在神經內科住院的十多天里,她幾乎每天要來病床前好幾次,觀察用藥后反應,詢問目前狀態和以前在家服藥后情況的對比,耐心解答我們提出的各種問題。

因為長期服藥,母親服用個別藥物時會出現腸胃不適,她細心地叮囑我們,吃藥前給母親吃點零食;得知母親曾一度對自己的治療信心不足,她站在母親的病床前,和藹可親地對母親說:“你這個病完全可以通過調整藥物服用時間,控制病情發展,提高生活質量。再說了,現在醫學水平這么發達,說不定過幾年,你這個病就有可以治愈的藥物出現,所以現在你對自己要有信心!”

就這樣,隨著和歐大夫的頻繁接觸,我們越來越信賴歐大夫和神經內科的醫護人員。我母親的治療效果也日漸明顯。入院時,母親手腳僵硬無力,從輪椅到床上去都很困難;出院時,母親能拄著拐杖,扶著墻自己去衛生間。出院前,我們提到因為母親行動不便,每次出門看病很是困難,能不能留個電話方便我們咨詢時,歐大夫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留給我們,并且說:“可以加微信,發視頻或者語音聯系,及時交流病人情況?!?/span>

就這樣,我們和歐大夫建立了微信聯系,在出院后長達半年多的時間里,我們一直和歐大夫保持著電話和微信聯系。她經常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和我們交流母親的病情,及時了解用藥情況,指導我母親科學服藥。有一次我短信問她“這樣會不會影響您的生活?”歐大夫很快回過來信息說:“作為醫生,減輕病人痛苦是我們的責任!”

有一段時間,我母親晨僵非常嚴重,歐大夫每天都會和我們聯系,我給她發我母親每天日常生活的視頻,她根據視頻觀察母親服藥后出現僵硬和顫抖的規律。有時我們一聊就是三四個小時,好幾次都說到了晚上十點多鐘,我們感到很不好意思,歐大夫說:“不用客氣,及時溝通,病人就會少受罪!”我們姊妹幾個常說,遇到歐大夫真是我們的福氣。我們甚至覺得,如果早幾年認識歐大夫,母親的病情可能早就得到了控制,精神面貌可能會比現在好很多。

五一勞動節前夕,我母親提出“歐大夫沒喝咱家一杯水,沒吃咱家一口飯,很過意不去”。她要去醫院,當面向歐大夫表示感謝。父親說一定要送面錦旗,寫封感謝信,并且一再叮囑我,要感謝醫院領導,感謝他為我們培養了這樣醫德高尚,醫術精湛的好醫生。

當我再一次見到歐大夫時,她靦腆地笑了:“解除病人痛苦是我們醫生的職責。每次面對患者,特別是老年患者,我就會想到自己的父母和他們年齡相當,要向對待自己的父母一樣盡心盡力?!?/span>

當我一再表示感謝時,她說:“我最高興的事就是給病人減輕痛苦,那一霎那間,我有種難以形容的喜悅和無比的興奮及成就感!”——這就是一個普通醫生的大愛情懷!

人們常說大愛永恒,歐大夫不僅讓我們這樣素昧平生的患者感受到不是親人勝親人的溫暖,更讓我們理解了醫護工作的崇高和偉大,讓我們對醫護工作充滿了敬意,我想這就是大愛的力量!


(寶橋小學   文/張彬)

人与动人物AV片欧美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